西班牙时光影院,华人在线视频网,欧洲华人影院,西班牙,时光影院,免费在线影院,清平乐,龙岭迷窟,惊天营救,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师爷请自重西班牙时光影院,华人在线视频网,欧洲华人影院,西班牙,时光影院,免费在线影院,清平乐,龙岭迷窟,惊天营救,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师爷请自重

搜索

《毒液》即使是怪物,也有他“美”的一面

《毒液》属于那类看完之后需要静置一段时间再来评价的超英电影,类似李安版的《绿巨人》和09版《金刚狼》。值得注意的是,它同时也是一部标准的“大法电影”,带有典型的“索系游戏”风格,参考《像素大战》(2015)和《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2017)。两相作用之下,本片相比漫威宇宙出品的影片而言,要平添一份满怀戏谑的沉重。而且,只要是索系游戏的忠实玩家,都会在观赏电影时莫名滋生出强烈的既视感:莫非我是在看哪部还没玩过的PS4第一方大作通关CG集锦?


没办法,《毒液》在剧情逻辑、视听运镜、色彩设计乃至台词处理上实在太像SIE出品的第一方PS4大作了。往近了说,汤老师和女朋友在餐厅卡座对话的桥段,从靠眼神“说话”的模式到肢体语言,除了没有斯坦李老师串场外(不过斯坦李老师还是在《毒液》中亮相了哦,不是在这一幕而已),与9月刚发售的PS4大作《漫威蜘蛛侠》中的餐厅过场CG如出一辙。汤老师骑摩托载女友回家一番缠绵后,突然讲出的那句土味情话you are my home,也是在无限cue《神秘海域4》。从开场附身断骨女警,到放映大约一刻钟后切换至夜市摊上生吃鳝鱼,氛围营造上同样很容易令人联想起卡普空的《生化危机》系列——其实,瞧瞧片子开头仰望星空浮现的那两行白色字幕“In Association with MARVEL”而不是“漫威电影”,就知道蜘蛛侠的版权仍旧牢牢握在大法手中。


片子的另一个“In Association with”是腾讯。一般来讲,当超英片有着中国合作方且突然开始安插各种中国元素比如讲中文时(例如X甜宇宙不便指名道姓的那几部),几乎可以预见到影片素质的直线下降。毕竟过去那些明显不走心的中文台词、伟光正人设和种种脸谱化人物实在太伤人心。如此这般,当汤老师走进亚超与收银员大婶拌嘴,大婶突然飚出一串台湾腔中文时,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悬了起来,想着这片子怕不是要完。有趣的是,紧随其后的那场突如其来又极为必要的、针对华人大婶发起的持枪抢劫,不止没打乱全片节奏,反而使观众瞬间产生了融入感。评价不止没有降低,还顺利打破前二十分钟的沉闷,让观感连上了两个台阶。


为什么?因为这一幕中三个角色的设定和演出都很出彩。


纵观全片,类似这样设计出彩的情节还有不少。相比之下,目睹抢劫这一幕是涉及正片情节最少、且(理论上)大部分超英首部曲都会套用的。因此,我选择在此详述抢劫一幕的拍摄,一方面可以让未看过影片的影迷了解全片大致风格,同时也可以尽量避免剧透,不影响大家的观影体验。


首先是汤老师,他进亚超后连续被华人大婶念了好几遍“你看起来糟透了”,心中十分不爽认为这位熟人是在无理取闹。匆匆结束对话后,汤老师走向货架的同时,开门的铃声响起,走进来一个看上去挺路人的客人。注意,到此处为止,场景中的三个人都是互相知道对方存在的:路人眼看着汤老师走向后方货架,且汤老师因为和华人大婶吵架,脸一直是看向亚超大门这边的。


华人大婶朝着汤老师挥挥手,路人已走到收银台前,用喉癌般的声音说“买瓶威士忌,别忘了找钱”——这时画面并没有给路人特写,镜头还专门切到汤老师这边,明确表示他正在看收银台这边的动静,可能已经察觉到有问题。


镜头平转,路人掏出了枪,开始抢劫,但并没有特写抢劫细节,反而将画面转向躲在货架后的汤老师这边:他在看,在犹豫,在逃避,眉头紧皱,却无意上前。抢劫很快结束,没有吼叫,没有抵抗,劫匪仿佛没事一般离开,汤老师紧随到收银台前,递上自己要买的三明治和饮料。华人大婶也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因为她对这种日常之恶已经习以为常。


亲眼见证不法行为,却因为自己力量不足,无法挺身而出,良心受到谴责——正是各路超英首部曲惯用的套路。《毒液》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整个过程是压抑而平静的,不像大本版蝙蝠侠失去双亲、珍珠项链慢镜断掉那般漫画风,也不像新版蜘蛛侠里那样有着进店后大吼大叫甚至开枪杀人的暴躁匪徒。没有人死去,甚至没人受伤,但汤老师面对抢劫时的纠结,抢劫发生后,在他身上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却被演绎得相当完美:回家后,他被邻居制造的噪音吵得几乎要崩溃,却只能忍耐。隔天晚上,他如往常般去了同一间亚超,但脸上表情已失去了之前的平静,只剩下不安稳。这种不安稳在他见到女友的新男友后,转眼便达到了临界点。女友将汤老师关在门外后,汤老师也已完成了成为一名亦正亦邪英雄的心理建设。


汤老师在影片中饰演的角色名叫埃迪,身份是记者,这是符合漫威漫画版《毒液》的主角设定的。作为漫威宇宙中的重要反派人物,蜘蛛侠形式上的对立面,毒液的诞生几乎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结果。1982年,一个名叫Randy Schueller的漫威爱好者设计出了一套怪异的黑色蜘蛛侠服装,并将图纸发到了漫威总部,时任总编的Jim Shooter觉得这个点子不错,便付给Schueller一张220美元的支票,买下了版权。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更具传奇性的版本:某年盛夏时节,Shooter将一杯没喝完的牛奶忘在了鲜有人走动的角落里,一直等到牛奶坏掉,发出怪味后才被清洁工找出来。清洁工抱怨Shooter忘性大,Shooter拿起杯子一端详,发现喝剩的牛奶变成了一团黑色粘稠玩意儿,仿佛具有生命一般。因为手头负责的蜘蛛侠系列当时正大红大紫,Shooter心中瞬间便有了“毒液”这个名字,打算将它作为蜘蛛侠的对立面,投入到故事线中,事儿便这么成了。总之,1986年9月,毒液在《神奇蜘蛛侠》第18期初次登场。


真相如何且不论,至少“毒液”在设定上是完善且有趣的:外星共生体,如同一团霉变发黑的牛奶,需要宿主才能生存。一旦毒液寄生到宿主身上,就能够大幅增强宿主各项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寄生后会导致宿主相貌丑恶恐怖,毒液本身却是中立的,行动是正是邪全看宿主的内心。某种角度来讲,毒液其实是一套生化战衣。至于它为什么会变得像是蜘蛛侠,漫画里是这样解释的:蜘蛛侠偶然得到一件新战衣,这套战衣看似寻常,实际上却是外星寄生体通过拟态来仿造的。穿上新战衣的蜘蛛侠能力得到极大提升,战胜强敌变得很轻松,因此开始极端依赖这套战衣。渐渐地,蜘蛛侠发现这套战衣里藏有某种异类生物,仿佛灵魂黑暗面的存在,甚至改变了他自己的心智,便想要抛弃它,但因为战衣实在太强力,几次三番也下不了决心。最后,蜘蛛侠来到圣母玛利亚教堂的钟楼上——因为异类生物对声音极度敏感,他打算利用钟声来清除掉它。蜘蛛侠成功了,被剥离出来的毒液濒临死亡,但它很快找到了新的宿主:爱德华·布洛克,也即《毒液》电影的主角埃迪。他当时正在教堂祷告,毒液滴到了他的身上,带着残余的蜘蛛侠形貌和能力,与埃迪融为了一体。


漫画情节在经过幅度不算大的改编后,化为了07年版的《蜘蛛侠3》。作为上代蜘蛛侠系列的终结作,由托比·马奎尔饰演的蜘蛛侠连续杀人,内心逐渐被力量所支配,灵魂阴暗面与神秘共生体合为一体,化为了黑暗蜘蛛侠(毒液蜘蛛侠)。凡人世界中,蜘蛛侠彼得和小爱德华·布洛克同为《号角日报》的记者。埃迪与警长女儿格温约会,记者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正当春风得意之时,却被彼得搅了局,心生怨恨。彼得前往教堂钟楼,借助钟声摆脱了毒液的支配,碰巧在教堂祷告、希望天父能显灵杀死彼得·帕克的埃迪,被钟楼上方滴落的毒液侵蚀,成为了新任毒液。最终,经过教堂钟楼内的一番激斗,彼得联合绿魔和玛丽·珍,战败了埃迪,并且通过钢管振动的办法,一度分离出了埃迪身上的毒液。然而,已被力量操纵的埃迪选择再次拥抱毒液,最终与毒液同归于尽,在烈焰中被燃烧殆尽。


与《蜘蛛侠3》版本不同,新版《毒液》电影对于外星共生体的来源交待得十分具体:这是由生命基金会老板卡尔顿·德雷克牵头“开发”的某种外星生物。汤老师版埃迪的设定,与漫画版和前代电影版大不相同。如果说《蜘蛛侠3》版埃迪是罪有应得的堕落反派,那么这次的汤老师版埃迪就是典型的正派角色。而且,汤老师版毒液的诞生和超凡蜘蛛侠之间也没什么瓜葛:准确点说,这次的电影甚至可以说是汤老师版的超凡蜘蛛侠,不同之处在于,加菲尔德在奥斯库公司被蜘蛛咬过后变成的是蜘蛛侠中的超人,汤老师在调查生命基金会时遭遇“丧尸”后意外被寄生变成的是蜘蛛侠中的蝙蝠侠——前者是伟光正英雄,后者是黑暗英雄。前者如儿童动画般单纯,后者属于真实世界。


不过大法电影中的真实世界始终不似诺兰电影那般造作。大法电影的诚如《像素大战》,简直可以说是在现实主义中加入了荒诞元素:有黑暗有不义,也有凡人遭遇异象后呈现出的诸多无厘头、不合情理、令人忍俊不禁之处。汤老师成为毒液后,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因为当众乱吃生猛海鲜,前女友的医生男友还好心帮他做核磁共振检查,弄得他几乎要当场变形。邻居再次乱放音乐,汤老师(还记得么,毒液最怕噪音)马上去玩了一次川剧变脸,吓得对方瞬间安静如鸡。


生命基金会派来抓汤老师的一群反派破门而入,毒液又和他联袂上演了一场共生肉搏秀。摆脱对手,成功逃亡的过程中,汤老师和体内寄生的毒液反复进行对话(毒液又是一个喉癌患者)——当毒液凭空变出一只手来保护汤老师,汤老师对它说“谢谢”时,它还会即时回一句“不用谢”。


为避免剧透,上述细节描述均未涉及重要剧情。之所以提到这些,是想要提醒大家,新版《毒液》电影的设定与之前作品已经大不相同,与其说是战衣,或者如《蜘蛛侠3》中类似异形或虫族那种不讲道理的残酷野兽,倒不如说是如日漫《寄生兽》中“小右”那样的友好共生外星生物更合适些。要知道,这次连Venom这个名字,都是共生体自己介绍给汤老师听的——它可以直接变出一个脑袋,面对着汤老师说“我是毒液”。个人认为,更改后的设定比之前要出彩得多:不似最新的汤姆·赫兰德版蜘蛛侠那样自发话痨,也不似《死侍》那样需要不停自我吐槽,汤老师版毒液自带二人转效果,紧张之余想要突然幽默一把简直随心所欲——这项设定对于调节剧情张力可谓相当取巧且有效。


临近尾声的对决同样很有意思,大BOSS是谁这里当然不会透露,不过最终决战……实话实说,还是能够看到不少寄生兽的影子。


毒液完全去蜘蛛侠化,这次竟然会出现这样的设定——在观影之前,我是完全没想到过的。就成果而言,新版《毒液》完全做到了,而且完成得相当出色。如果要论功行赏,那么导演鲁本·弗雷斯彻和汤老师应该各取一半。记得2010年底时,我十分中意一部名叫《僵尸之地》的片子。那是因为认同杰西·艾森伯格在《社交网络》中的演技,四处寻找他主演的影片时,偶然找到的09年上映作品,导演正是鲁本·弗雷斯彻。《僵尸之地》是一部在情节上相当顺势而为的丧尸片,所谓的“见招拆招”型影片。很高兴看到《毒液》也保持住了《僵尸之地》的优点:片中每个角色的行为,包括毒液本液,相对剧情推进而言都是自然且贴切的。汤老师饰演的是一个普通人,他既不拥有明显的恶,也不张扬虚伪的善,他的一切行为都是顺势而为,随心而动。


可以说,会去看这部电影,有一半也是奔着汤老师去的。跟《敦刻尔克》与《蝙蝠侠》中不露脸不说话也要飙演技的汤老师不同,这部的汤老师话有点多,面部表情有点多,可爱的时候也比前述电影更多(反正比《传奇》里的双胞胎更可爱,毕竟太飚演技有时也令人讨厌),他确实撑起了这部单挑大梁的超英片。女友安妮的扮演者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米歇尔·威廉姆斯,本来也有所期待,可惜她演得跟在《马戏之王》里饰演狼叔妻子时一样中规中矩。其余几个角色——除了华人大婶外——几乎可以忽略不提。


总之,《毒液》是一部相当符合“索尼大法好”调性的影片,同时也是一部非常正统的超级英雄首部曲。在如我这类认同这一型影片的影迷看来,它的表现远胜过最近十分令人失望的《蚁人2:黄蜂女现身》乃至铺陈过多的《复联3:无限战争》,比奥创纪元更是不知高到哪儿去了。但是,对于已经习惯漫威宇宙步调的观众而言,《毒液》的展开方式或许不那么讨喜。相比漫威电影宇宙的新世代风貌,它更像是2000年~2010年这段时间拍摄的漫威电影剧情,配上几汤匙《银河护卫队1》式的玩世不恭,再搭配少许《自杀小队》中小丑女的角色塑造,调谐而成的片子。陈奕迅的那首《打回原形》中有句词,叫做“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放在《毒液》上亦相当适合——喜欢的人完全弄不清楚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理由,反之亦然。我倒觉得唯有这样的片子才值得花时间一看,比如去年由大表姐主演的《母亲》,以及近来大热的《遗传厄运》。


电影之外,其实我对“毒液”这个名字,格外有一种亲切感。我是平时会练拳击来减压的人,住在瑞士的这段时间里,每天三百个组合拳下来,用的拳套和沙包都是“毒液”牌的,它的品牌标志是大张着嘴的眼镜蛇正面剪影,以及模仿血迹涂抹书写的VENUM字样——尽管与漫威毒液之间有一个字母O的差别,但它其实代表了承载此名的外星共生体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毒液本身,是一条毒蛇正打算展开攻击时的模样。它只求打败对手,并不区分或对立正邪。


最后,十分期待汤老师版的毒液能够继续拍摄续集。下一部,或许该让黑化后的蜘蛛侠登场了。


作者  文泽尔  来源:豆瓣


首页  »  影评头条  »  《毒液》即使是怪物,也有他“美”的一面